宝贝书院 > 历史军事 > 从纣王射天开始文明崛起 > 3.商荣撞柱,姬周弱商

3.商荣撞柱,姬周弱商(1 / 3)

商王射天,用当时人们能够理解的方式,证明了神权的虚妄。  这样做极大的削弱了神权,让愚昧的殷商之民对神权产生了质疑。  但活人祭祀,可不止是用于祭天,还有祭祀先祖,殷商之民也使用活人祭祀。  这样的陋习必须一并去除。  陈薪火觉得,必须要用律法来废除落后的制度。  “孤今日亲政,发布第一道政令:  殷商之内,无论是巫祭,贵族,还是诸侯,百姓。  无论是祭天,还是祭祀先祖,绝对不允许使用活人献祭。  违令者,杀!”  这道政令,直接捅了殷商之民的肺管子。  在殷商有资格祭天的都是超级大贵族,比如巫师,王族,以及商荣这种级别的大臣。  可是祭祀先祖,那是每一个人都要做的。  商王反神,剥夺的是大贵族的利益,他们管不着。  可商王不允许使用活人祭祀先祖,那就是剥夺了所有中小贵族的权利。  一时间,殷商之民沸反盈天。  顾命大臣等一众朝臣忍无可忍,怒斥道:  “昏君,你可知道,殷商之民使用活人祭祀,这才能彰显殷商之民的血脉的尊贵!”  “用卑贱小人的血肉献祭,才能震慑殷商四方的诸侯,让我殷商的天命永固,社稷长存!”  “难道大王不清楚,这是殷商祖制礼法吗?”  血脉论终于出来了。  血脉的尊贵是建立在对底层人的生杀予夺上。  这是何等的残忍。  但贵族却觉得这是天经地义。  甚至,把这种不平等,变成礼法规矩,刻印在血脉中。  其实这就是贵族的无耻,他想要世世代代的奴役底层人。  按理说,商王应该站在贵族这边,甚至很多人都说:  商纣王反神,解放奴隶,宣扬奴隶跟贵族一样平等,可以做官,是步子迈得太大,扯着蛋了。  但陈薪火得到了商纣王的记忆之后,却看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历史。  就觉得这种看法很可笑。  早在武丁时期,商朝经过了九世乱政后,商朝其实已经濒临灭亡。  武丁以自己的雄才大略,中兴商朝,创立了炎黄历史上第一个盛世,武丁盛世。  可商朝内部的矛盾并没有解决,反而越来越激烈。  那就是商王的权利,正在被以贵族百姓为主的世俗权利阶层,以及以巫师为主的神权阶层,疯狂的架空。  那时候,商王武丁甚至连任免丞相的权利都没有,还要通过托梦这种神鬼之说,才能让傅说成为商朝的丞相。  因此,从武丁开始,商王就着手收拢祭祀的权利,再到商王帝乙囊血射天,以至于商纣王反神,解放奴隶。  都是想要少一些底层奴隶,死于祭祀。  这么做,为了就是争取底层的支持。  毕竟,贵族百姓,神权巫师,四方诸侯,已经抱团取暖,如同明末的东林党和士绅阶层。  阶层固话,就是权利固化,权利固化之后,就是侵蚀王权,圈养君王。  想要在这种局面下破局,想要在王朝周期律末期死中求活,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拉拢被压迫的阶层。  让自己的统治,得到新的阶层的承认,让这個阶层成替代老旧贵族,成为新的统治根基。  如同隋唐的科举,就是给中小地主足够的权利,从而打击隋唐皇帝权利根基的门阀世家。  而现在,陈薪火就要和商纣王一样,拉拢被压迫的奴隶阶层,并且让权利下移,得到奴隶阶层的拥护。  想明白了这一切后,陈薪火长吸一口气,嗤笑道:  “孤认为:人生而平等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贵族更不需要献祭活人,来彰显自己的血脉权威。”  “难道你们看不见吗?殷商现在拥有肥沃的土地,但是却没有足够的人口去耕种,以至于饥荒遍野。”  “武丁先祖打下偌大的疆域,却没有足够的士兵去驻守,这才让四周的蛮夷不断侵扰。”  “殷商社稷之所以江河日下,难道不正是我们把活人用于献祭,让殷商没有耕种之民,没有可战之兵!”  “使用活人祭祀,才是亡国之道!”  奴隶和贵族平等,享有同样的权利,这是何等的离经叛道!  不用活人献祭,更是背弃祖宗礼法。  商王现在的言论,直接把所有殷商之民的价值观给干翻了。  商荣无法接受如此超前的思想。  “老臣无能,无法劝谏大王,老臣唯有以死谢罪,去追随成汤的列祖列宗!”  “昏君,史书上,必定留下你累累恶名!”  商荣泪流满面,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,一脑袋撞向了祭坛上的柱子上。  砰!  头破血流。  好在没有死,不过商荣此举,却是让殷商贵族们齐齐高呼,大赞商荣的气节。  这对刚刚亲政的商王帝辛来说,是极大的打击。  治国,可不是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,手下的人要是都不听你的,你的政令连宫门都出不去。  就比如历史上的崇祯,还要去借几十两的银子打仗,笑死个人了。  陈薪火必须要收服殷商大臣,他可不想当孤家寡人,起码,在他搭建好自己的班子前,要有人替他办事。  陈薪火一边找来巫医给这位老师治病,一边吩咐:  “既然殷商的礼法这么喜欢献祭活人,而老师又死守礼法不肯退让!  孤觉得,先祖更喜欢献祭血脉尊贵之人,不如把老师的妻儿,兄弟,族人一起献祭。  这样,才能确保我殷商天命永存!  老师也算是为成汤江山鞠躬尽瘁。”  呼啦啦,一队甲兵立刻领命,抓来了商荣的全族。  把他们全部绑在了木桩子上。  陈薪火捏着商荣小女儿的精致下巴,用匕首在她的胸膛比划:  “老师,伱说我是先挖了你女儿的心,还是先掏出她的肝,这么一个小美人,孤可是有点舍不得!”  “昏君啊,你怎么能用贵族献祭。”  商朝不是不用贵族献祭,可那都是权利斗争的失败者,比如西伯侯的老爹,就是让商王给噶了。  商荣的脑袋还在流血,可是听着小女儿以及族人凄厉求饶声,他心里的坚持终于破防了。  “奴隶小人就该死吗?凭什么不能献祭贵族?”  “以后,谁要是想用活人祭祀,可以!先把自己的族人,妻女,父母献祭,孤就准许他们使用活人献祭。”  陈薪火目光扫视那些最为强硬的贵族,现在大家都清楚了商王帝辛的决心。  连商荣的族人都敢拉来献祭

最新小说: 东周列国的故事 大唐:长乐请自重 九州烽烟记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国粹杜康酒之谜 对弈江山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万历新明 晋血山河 谍海游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