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小冰河时代(1 / 2)

殷商,朝歌,大殿中。  其他诸侯都跪在地上请罪,唯独西伯侯姬文受到商王帝辛的热情招待。  这不禁让其他诸侯心里腹诽,莫非这两人有不正当的交易?  西伯侯姬文也意识到了商王帝辛的不怀好意,连忙推辞,并情真意切的请求商王帝辛的宽恕。  希望可以用赎金土地,甚至是城池来换取自己的儿子。  陈薪火为难道:“你的儿子姬伯邑考,联合其他诸侯的儿子,想要灭孤的朝歌,怎么可能放掉呢?”  不过,他话头又一转道:“不过,姬周身为黄帝的血脉,又为殷商抵挡西戎的进犯。”  “孤就给你一个机会!”  西伯侯姬文眼睛一亮,其他诸侯仿佛也看到了希望。  如果能够不死,谁会想着死呢?  “不知道大王有什么要求,但凡姬文能够做到,一定会替大王分忧的!”  姬文很是诚恳,心里却盘算着,商王帝辛要提出什么要求。  然而下一刻,陈薪火的话,就让所有人都懵了。  “西伯侯,孤要你跟孤一样,懈怠祭祀,不信仰天神,给奴隶自由,允许奴隶做官,甚至推行严刑峻法。”  陈薪火知道改革有多艰辛。  改革要想成功,就必须拉拢所有能够拉拢的人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。  把队友搞的多多的,让敌人变得少少的。  要是举国上下,所有的阶层都愿意改革,那么改革就会水到渠成。  相反,如果举国上下都反对改革,那么改革将会寸步难行,甚至动摇国本。  西伯侯脸上满是愕然,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,眼前的商王帝辛简直就是深谙权谋的魔鬼。  如果他答应了商王帝辛的要求,那么就会死死的绑在商王帝辛的战车上。  被姬周乃至天下所有的贵族,百姓,巫师唾弃。  而从此之后,他只能当商王帝辛的马前卒,再也不能超越商王帝辛。  其他诸侯显然也意识到了商王帝辛的狼子野心,怪不得把他们召回朝歌,原来是准备把他们也拉上贼船。  西伯侯姬文大口的喘气,最终咬牙拒绝道:“大王你懈怠祭祀,悖逆祖宗,违反祖制,老臣是万万不能苟同的。”  “殷商之所以享有天命,那是上天的赐予,才有了玄鸟降落,给了殷商五百多年的江山。”  “我怎么可能跟你这个暴君一样,做这样倒行逆施的事情呢?”  其他的诸侯纷纷表态,就是死也不会答应。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  陈薪火脸色一冷,然后挥手一招,立刻就有护卫把姬伯邑考,以及其他诸侯的公子压了过来。  然后,他冲着商巫姜格道:“既然西伯侯姬文如此信仰上帝天神,那么就由上帝天生神来裁决,姬伯邑考,还有其他诸侯之子的命运。”  商巫姜格嘴角直抽,这明显是让他得罪诸侯们。  但他却不得不做,于是,商巫起身拿出了龟甲,随意的摇晃两下,龟甲掉落在地上。  商巫嘴里念念有词,片刻之后,就举起双手高呼道:  “我得到了上天的旨意,姬伯邑考,还有其他诸侯之子,叛乱造反,企图逆乱殷商的天命!  天神很是愤怒。  天神要用最为残酷的刑罚,把姬伯邑考等人,砸城肉泥,制作成肉饼,然后喂给野狗!  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天神的愤怒,才能震慑那些妄图逆乱天命的不臣之人。”  话音一落,诸侯之子门就疯狂的叫嚷起来。  “父侯,救救我们!我们不想被人砸成肉泥。”  “我们不想死,我们是贵族啊!”  “父侯,你就答应大王吧,不就是懈怠祭祀,不就是放奴隶自由吗?”  一声声的叫嚷充斥大殿,诸侯的脸色非常难看。  商王帝辛这就是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。  伱们不是信奉天神吗?  现在天神已经给了你们启示,执行不执行,就看你们自己的。  两个选择摆在了他们面前。  第一,要么维护旧的秩序,屁股坐在贵族百姓一边,但他们将会失去儿子,甚至于自己的小命都要留在朝歌。  第二,就是跟着商王帝辛一起反神。  这样虽然看似很好,商王帝辛还可以赦免他们的罪责,但是,背叛了贵族和百姓之后,他们会跟商王帝辛一样。  会被国人厌弃。  甚至会国破族灭。  死一個儿子,还是死全族,西伯侯姬文很快就做出了选择。  “昏君,暴君!你串通商巫,陷害我儿,你不得好死!”  “看来西伯侯你放弃了自己的儿子,那就很遗憾了,我这人怕血,来人,当庭执行刑罚!”  陈薪火朝着商巫姜格点点头。  这么残暴的行为,他可不能下令。  这必须是巫师干的活。  商巫姜格轻车熟路,什么挖眼拔舌,掏心挖肺,他都亲手干过。  把人砸成肉饼这种低端操作,对于他来说就是小儿科。  “巫师们,动手吧,把姬伯邑考,还有这些乱臣贼子,献祭给天神!”  立刻,就跑来了三十多名经验丰富的巫师。  他们把姬伯邑考等人的衣服扒光,然后放在地上,论起青铜大锤,狠狠的朝着他们的身上砸下。  惨叫之声响彻大殿。  西伯侯姬文泪流满面,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砸成了肉饼。  商巫姜格更绝,还命令巫师们在门口直接架起了火堆,搬来了大鼎,当场就给把人给做熟了。  “这些都是逆乱天命之人,诸位诸侯,劳烦你们把这些肉饼,喂给野狗吧!”  商巫姜格呲牙一笑,下达了更加残酷的命令。  你!~~  西伯侯姬文怒指商巫姜格,气的浑身都在发抖。  “怎么,西伯侯也想学大王一样,不尊天神的旨意?”  姜格现在就是怕商王帝辛找他算账,所以,什么事都愿意配合,自愿当商王帝辛的白手套。  什么早活累活都由他来做。  这就是神权,这就是他们信仰的上帝天神。  很多诸侯心里都在骂娘,这一刻,他们才感受到了神权到底有多残暴。  “果然,只有刀子扎在自己身上,才会感觉到心痛,你们用活人祭祀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那些奴隶的亲人也和你们一样!”  陈薪火在一旁幸灾乐祸。  恶来一边挖者耳朵,一边漏出了恶略的笑意,提醒道:“要是再不动手,商巫姜格这老东西,说不定等会让你们直接吃了肉饼!”  西伯侯姬文等人手一哆嗦,这种事,商巫还真干的出来,这群人就是畜生啊!  

最新小说: 东周列国的故事 大唐:长乐请自重 九州烽烟记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国粹杜康酒之谜 对弈江山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万历新明 晋血山河 谍海游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