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书院 > 历史军事 > 从纣王射天开始文明崛起 > 24.比肝放走西伯侯,是忠臣吗?

24.比肝放走西伯侯,是忠臣吗?(1 / 2)

“请大王论功行赏,封邦建国!”  姜子牙提醒之后,其他贵族眼神热切,激动的浑身颤抖。  封邦建国不就意味着,他们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封国。  就像是四方诸侯一样,成为那片土地上至高无上的存在。  东夷广袤无比,相当于殷商的大小,这些贵族都开始在心里面想着,该要那一块地,甚至有人觉得,自己将来的封国会比姬周更大。  “来了,终于来了!”  陈薪火心里大骂,姜子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,就会给他出难题。  他怒拍桌案,把桌上的美食,美酒全部掀翻在地,迎着姜子牙的贵族的期盼的眼神,质问道:  “诸位爱卿,你们难道也想跟西伯侯姬文一样,在殷商的四周建立强大的邦国,然后联合四方诸侯,一起围攻殷商吗?”  这可谓是杀人诛心了。  贵族们吓得跪在地上,口中连称不敢。  姜子牙硬着头皮道:“大王,封邦建国,这是祖制礼法,臣等也是按照祖宗规矩办事。”  陈薪火哈哈大笑:“祖宗礼法有没有说,这些分封出去的诸侯,要年年纳贡,岁岁称臣。  可是你看看西伯侯,虎侯,九侯他们。  这些年,可曾把孤这个天下共主放在眼里?  你是不是应该先去痛骂这些浪子野心之辈,再来跟孤谈谈祖宗礼法?”  分封制,自从夏朝就开始建立。  商承夏制,建国之后也大肆分封功臣,姬周就是商朝分封出去的诸侯国。  可是这些功臣羽翼丰满之后,就不会把殷商这宗主国放在眼里。  不仅是税赋不按时缴纳,甚至还趁着殷商虚弱的时候,想要取而代之。  陈薪火可不会把刚刚打下的疆土,送给新的豺狼虎豹,这些都是他粮仓。  姜子牙脸色难堪,拱手退下,不敢多言,心里却已经把商王帝辛判定为暴君昏君。  陈薪火给了这些人一棒子,接下来就应该给点甜头,于是语气放缓道:  “当然,你们跟随孤征伐东夷,立下了旷世奇功,孤怎么能吝啬钱财赏赐。”  贵族们都兴奋的抬头,以为商王帝辛改变了主意。  却听道:“孤决定,让你们遥领封国!”  遥领?  众人都很迷糊。  这是个什么意思。  陈薪火耐心的解释道:“孤可以给你们封国,但是,伱们却不能去封地封邦建国。  既不能招募军队,也不能任免官吏,甚至自己也不能去自己的封国。  只能从这些封国中,领取税赋的一半,作为你们的俸禄。”  这就是陈薪火相出的办法,虚封。  只封官,只给钱,不让这些人去当诸侯,还是把他们控制在朝歌。  而这些封地的控制权就成了商王直属的。  这!  贵族们相互对视,眼中都写满了失望。  封国最重要的是什么?  是兵啊!  没有兵的诸侯算什么诸侯?  这跟没有牙齿的老虎有什么区别?  飞廉却第一个赞成,“我们身为殷商之臣,当然要把封地全部献给大王,管理封地也太麻烦了,大王愿意替我们管理封地,这是好事啊!”  去你娘的!  你就是一個谄媚小人。  贵族心里把飞廉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但脸上却都是恭顺之色,商王帝辛在这一战表现出的武力,让他们意识到,不能与之为敌。  还是得顺毛捋。  陈薪火赞赏的给飞廉一个颜色,然后开始论功行赏。  封飞廉为飞侯。  封姜子牙为吕伯。  其他贵族都有封赏,反正就是一些头衔而已,陈薪火一点也不吝啬,一口气连续封了五十多个方国。  得到了封赏之后,贵族们纷纷离开了大帐。  姜子牙迎着朝阳,眼睛看向了西岐的方向,嘴里喃喃自语:“姬旦公子,还是你了解大王!”  他心里已经对殷商失望之极。  商王帝辛不尊祖制,臣子立功却不能封国,这是亡国之兆,再继续待在殷商,他只能成为亡国之臣。  谁也没有发现姜子牙已经生出的离商之心。  飞廉甚至觉得,大王对姜子牙的封赏已经够高的,毕竟一个管后勤的,战场上基本没有功劳,能封伯爵位,已经算是恩宠了。  可是,姜子牙却跑了。  他趁着大军收拢奴隶的时候,一个人驾驶马车,直接离开了大营,独自返回了朝歌。  当飞廉发现姜子牙不见后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  “大王,臣有罪,没有盯紧姜子牙,让这老小子跑了。”  飞廉跪在陈薪火的面前,一脸的愧疚。  “算了,以姜子牙的聪慧,他要是想走,别说殷商,就是整个天下,没有人能够拦住他。”  毕竟这是可是传说中的兵圣。  陈薪火拉起了飞廉,这可是他现在唯一的心腹,殷商的所有贵族都想着封邦建国,只有飞廉带领的赢姓一族,愿意站在他这一边,无怨无悔。  奉行他的一切命令,愿意与殷商共存亡。  这样的忠臣猛将,岂能让他寒心。  “大王,飞廉再见姜子牙之时,一定要拧断他的脖子,带回来先给大王。”  “好!有志气,不过,爱卿你现在需要做的,难道不应该是帮助孤押送四十万俘虏,返回殷商吗?孤可做不来这事。”  “飞廉领命!”  飞廉很开心,虽然赢姓也不是什么奴隶小人,但在他这一代已经没落。  是商王帝辛委以重任,让他赢姓一族重新辉煌起来。  他必须要报答知遇之恩。  飞廉立刻带着赢姓族人,指挥士兵,安排押送俘虏的事宜。  他们总共才十七万大军,要押送两倍多的俘虏,这可不是一个轻松活。  这一路上,行军的速度非常慢。  .......  殷商,朝歌。  一座豪华的府邸内,姬旦举起青铜酒樽对着姜子牙行礼。  “先生,您终于想明白了。”  “旦公子,商王帝辛残暴而不怀德,刚愎自用,不能听取忠臣良言,致使有功之人,得到不封赏,姜尚观其面相,有亡国之兆!  姬周,是黄帝血脉后裔,西伯侯姬文更是少有的仁德之主,姜尚愿意匡扶天下,除掉暴虐商王!”  姬旦闻言,放下酒杯,朝着姜子牙跪拜行礼:“先生在朝歌多年,以先生之才,定能救我父侯逃出殷商!旦,代替父侯,兄长,拜谢先生。”  姜子牙心里美滋滋的,这才是明君对待贤臣的姿态。  他赶紧扶起姬旦,笑道:“想要救出西伯侯,易如反掌!”  姬旦大喜,随即

最新小说: 东周列国的故事 国粹杜康酒之谜 晋血山河 万历新明 朕真的不务正业 大唐:长乐请自重 谍海游侠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九州烽烟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