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.纣王之罪(1 / 2)

当真?  拿到饼子的战俘双眼放光,他原本就是东夷人的贵族,是因为战败被俘虏。  只要能够回到东夷,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利,他高低也是个锦衣玉食,美人环抱的部落酋长。  哪里用在这里被人当成牛马一样。  “姬周的大王肯放了我们?”  “当然,姬周的大王仁德,不像是商王帝辛一样残暴,他善待贵族百姓,就跟善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”  姬周的奸细说起这个就滔滔不绝。  “在姬周,是承认贵族百姓对奴隶的绝对处置权,那些卑贱的奴隶小人,只要逃跑,就会被抓住,交给原本的主人。  现在,奴隶小人在姬周,是不会也不敢逃跑的。  而贵族百姓,都对我们大王心怀感激,恨不得我们的大王快点灭掉殷商,成为天下共主。  到时候,全天下的奴隶就再也不敢逃跑,再也不敢反抗。  而我们这些血脉高贵的人,世世代代,就能享有权利。”  这是多么的诱人。  姬周和殷商一比,简直就是贵族的天堂。  东夷战俘的喉头蠕动,心想等回到东夷,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,一定要向姬周的大王,献上最美的美人。  “姬周的大王需要我们做什么呢?”  眼见东夷战俘动心,姬周的奸细笑道:“告诉你身边的贵族,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叛乱。”  “等到大战开启的时候,听从我们大王的命令,反戈一击。”  “我们的十三万大军,加上你们四十万战俘,光是一人口唾沫,就能淹死上商王帝辛的两万军队。”  东夷战俘一听这计划,激动的浑身颤抖。  他等这一天太久了。  “好,就这么办!”  “我现在就去跟我相熟的东夷贵族,他们一定恨商王恨的牙痒痒。”  这名东夷贵族,一边狂啃饼子,一边朝着旁边移动,搂住另一个人,用东夷语言在他耳边重复姬周细作的话。  姬周的奸细满意的点头,伸手又掏出了一個饼子,走向了另外的一堆人,开始了他的策反行动。  同样的事情在四十万战俘大军中不断重复。  对于贵族,他们有相对的说辞。  而对于奴隶出身的那些东夷人,姜子牙也给了他们另外的说辞。  “你们为商王帝辛卖命,商王帝辛最后一定会杀了你们的!”  “谁说的?商王帝辛明明对奴隶那么好,我们听黑驴说,只要效忠商王帝辛,等我们过个几年,娶妻生子,攒够功劳,我们也会变成自由民。”  东夷奴隶明显就不那么好骗。  姬周的奸细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不过很快就整理好情绪,他嗤笑道:“黑驴的话你也信?”  “他是谁?他已经是贵族了,官拜中大夫。”  “殷商现在的官吏中,能比他地位高的人,超不过十个。”  东夷奴隶顿时愣住了。  是啊,人家是官吏,是贵族。  “可他以前是奴隶。”  “以前是以前,以前商王帝辛把那么多的奴隶变成了自由民,但这一两年,有有没有把伱们这些东夷奴隶变成自由民?”  “别傻了,那些奴隶,怎么说也是殷商的奴隶,你们是蛮夷,是一辈子要当奴隶的!”  “而且,你们跟殷商交战,杀了很多的贵族,手中沾满了鲜血,商王帝辛是不会让你们脱离奴隶身份。”  “他只会把你们用到死的那一天。”  东夷奴隶攥紧了拳头。  他不想相信,但是姬周的奸细说的是事实,他们跟殷商交战,杀了很多人。  “跟着我们一起投靠姬周吧!杀掉残暴的商王。”  姬周的奸细诱惑道。  可是,东夷奴隶却摇头:“姬周的大王才是残暴的吧,他竟然要用活人祭天。”  一句话,差点没把姬周的奸细给干不会了。  他很想说,用活人祭天才是顺应天命,才是仁德之举,才是人该干的事情。  可是他不敢,姜子牙再三强调,要去策反东夷奴隶,就得站在东夷奴隶的立场上。  别把自己当成贵族,你的把自己当成奴隶。  姬周的奸细眼珠子一转,笑道:“放心,姬周的大王不会用你们祭天,姬周的大王,当然要用姬周的奴隶祭天,才能得到天神的眷顾。”  东夷奴隶眨了眨眼睛,似乎有点道理。  他们部落的里贵族,使用奴隶祭天的时候,要选择最为精壮的男奴隶,最为美貌的女奴隶。  “还有,姬周的大王跟商王帝辛不一样,商王好战,而姬周仁德,姬周是不会领兵攻打东夷的。”  “不但不会攻打,反而会把你们这些东夷人,全部送回东夷。”  “你想想,现在的东夷人很多人投靠了殷商,你们要是能活着回去,把那些叛徒全部处死,你们就会成为新的贵族。”  贵族!  东夷奴隶心中火热。  贵族可是一天能吃三顿饭,想睡谁的女人就睡谁的女人。  光是想一想,东夷战俘就觉得,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做梦。  “我,我要当贵族,我要一天吃三顿饭,我要娶三个女人给我生孩子。”  东夷奴隶说出了心中最大的野心。  听到这么朴素的野心,姬周的奸细心里差点笑开了花,就这种奴隶,商王帝辛还想着靠他们来压制贵族,真是想多了。  姬周的奸细见到这人已经被策反,然后拿出一个饼子算是奖励。  “你去说服五个,不,十个人愿意跟你一起叛乱,过来我给你饼子,一人一个。”  对于奴隶,给吃的是最为实惠的。  果然,这人把饼子疯狂的塞进嘴里,差点噎死,还是姬周的奸细给他带来了水,这才让他把食物吃进去。  很快,这人就急急燥燥的跑去策反其他人了。  贵族和奴隶都搞定了。  姬周一共派遣了两千多奸细,这两千人如同星星之火,很快就在东夷战俘营中,点燃了叛乱的火种。  商荣站在中军大营,看着战俘营乱哄哄的样子,他心急如焚,多次劝谏陈薪火,管一管战俘营。  但都被陈薪火拒绝。  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训练两万奴隶大军。  “掉头!”  随着旗帜挥舞,五千战车的车兵,迅速的掉头。  不过,还是有一些头脑不太聪明的奴隶,分不清东南西北。  陈薪火也不客气,直接让人把这些车夫给拉下来,狠狠的抽了几鞭子。  “现在你们跑错方向,是挨鞭子,真正打仗了,你们跑错方向,那就是掉脑袋,不但你们要掉脑袋,你的兄弟也会跟着一起死!” 

最新小说: 大唐:长乐请自重 东周列国的故事 对弈江山 九州烽烟记 谍海游侠 晋血山河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万历新明 国粹杜康酒之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