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.牧野之战2(1 / 2)

姬周的贵族沉浸在檄文痛快的骂声中,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奴隶,一个个眼中闪烁出仇恨的火焰。  奴隶小人天生就应该低人一等吗?  奴隶小人被欺压就不能反抗吗?  只要反抗就是罪孽吗?  商王帝辛为他们出头,却被骂成了狗,这合理吗?  到底是他们错了,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?  奴隶们不知道,不清楚,他们的学识浅薄,却知道他们很难受。  商荣站在陈薪火身边,听着姬周的檄文,开始他觉得很有道理,可是当把这些年殷商的变化思考一番后。  商荣突然感觉,似乎自己是错的。  尤其是听到身边两万奴隶军兴奋的嘶吼,他更对大王刮目相看。  “对对对,我们大王就是残暴的,我们大王就是把我们这些有罪的奴隶收留了,还给我们吃的,穿的,不让我们冻饿而死。  甚至还把我们当人看。  还给我们官职,让我们可以和贵族一样,凭着能力就能出人头地。  我们宁愿要残暴的大王,也不要你们虚伪的姬周。”  一句句怒吼响彻四野,檄文原本是为了激发自己这一方的士气,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对手。  让对手不能占住大义,可是,现在的情况却适得其反。  周仁王没有想到他的檄文是对牛弹琴,心里有火,但却发不出来。  不过看到自己这一方阵营的贵族士气高昂,于是再次宣读檄文:  “商王帝辛其罪三:  不用兄弟亲族,只用外人小人。  殷商王族人才济济,却被商王帝辛弃之如敝履。  王叔比肝忠心不二,却被商王帝辛掏心挖肺,诛灭三族。  如此不分亲疏,不分远近的人,连那些茹毛饮血的畜生度不如,如何能承载殷商的天命?”  其他贵族也是义愤填膺。  “自古以来,用人首先看中亲疏,夏启夺去了自己父亲的基业,才有夏朝的江山。”  奴隶们更加愤怒,照这個说法,他们世世代代就别想翻身了。  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只配去打洞。  陈薪火没有反驳,要是所有人的都认为,姬周按给他的罪名是一种罪孽,那么才是这个世界最为可悲的事情。  贵族精英不但要掠夺底层的资源,封堵底层的晋升通道,甚至要用奇葩的言论歪曲人们的价值取向。  如果底层还要为其摇旗呐喊,被人噶了韭菜,怪谁?  只能怪自己蠢。  这一刻,陈薪火又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脱感。  不明真相的人,被人愚弄,懂得道理的人,却为了利益不敢说真话,也不想说真话。  此刻,周仁王已经开始念诵檄文的最后一段  “商王帝辛其罪四:  听信妇人之言,让妇人走进朝堂,管理事务。  自古以来,男耕女织,男尊女卑,哪有妇人干涉内政的道理。  这是颠倒人伦,践踏礼法,让祖宗蒙羞啊!”  陈薪火呵呵一笑,难道你们都不清楚,人类的演进过程,是从母系氏族过来的。  就算你们不知道,神话也说的很清楚。  女娲造人,女娲造人。  他已经懒得跟姬周磨嘴皮子了。  “姬文小儿,骂完了没?骂完了就开战吧!”  “堂堂两国交战,你搞得跟泼妇骂街一样,实在是掉价啊!”  “咱们的祖宗炎黄二帝有没有因为我蒙羞不知道,但肯定是因为你蒙羞了。”  可恶!  你一点羞愧之心都没有吗?  周仁王还想继续骂,可是旁边的姜子牙轻咳一声,小声道:“大王,说重点,重点不是骂商王帝辛。”  对,商王有什么可骂的?  骂战不过是为了团结该团结的人,为了反对该反对的人。  贵族还需要团结吗?不需要。  奴隶还需要反对吗?已经在剥削了。  周仁王气恼的把檄文摔在战车上,拔出佩剑,用东夷语言吼道:  “东夷的战俘啊!孤知道伱们受苦了。  你们原本安逸的生活在东夷,是商王帝辛残暴的侵略你们,让您们失去了家园,失去了亲人。  只要你们愿意跟随孤,孤一定会让你们重返东夷,在那篇领土上安居乐业。  你们以前贵族,以后还是贵族。  姬周会封给你们领土,会承认你的统治。  现在,拔出你们的剑,跟孤一起,诛杀商王帝辛!”  轰!  这句话,瞬间点燃了四十万战俘的热情。  以前的话都是废话,早说这个他们就有精神了。  “杀杀杀!”  “反殷商,投姬周!”  “杀掉商王帝辛,为我们的族人报仇。”  四十万战俘纷纷拔剑,朝着中央冲去。  同时,姜子牙挥舞手中的令旗,高喊道:“全军出击!”  咚咚咚!  战鼓响起,厮杀之声瞬间沸腾。  战马踩踏地面的声音,让人耳膜生疼,所有人都听不到了声音了,只有兴奋的呼喊,嘈杂鼓声。  商荣脸色大变,一把抓住陈薪火的胳膊,喊道:“大王,我们怎么办?”  陈薪火一把抓住商荣,“坐稳了,老师!”  他挥舞手中的令旗,指挥道:“车兵听令,掉头,回朝歌!”  啥?  两万奴隶军瞬间傻眼。  他们还没有打仗呢,只是过来排兵布阵一番,就直接跑了?  可是下一刻,看到陈薪火的战车一马当先,直接掉头先走了,后方的战车才反应过来。  “大王有令,回朝歌,全给我动起来,跑,快跑!”  他们也不傻,知道再发愣下去,被大军围住,只有等死。  于是,五千辆战车,疯狂冲锋,然后猛地掉头。  有人被巨大的惯性直接甩飞出去。  车上的人大喊:“快上来,快!”  他们趴在车上,伸出手,要把掉落的同胞给拉上了。  这时候,前两天的训练终于显现了效果,他们掉落马车的第一步,就是快速的爬起来,然后规避战车的碾压冲撞。  接着,就习惯性的抓住了身边的战车,死也不松手,下一瞬,奔驰的战车就把他拉的飞了起来。  而车上的士兵则是快速的救人,把他死命的拽上战车。  “不好,他们要跑!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  姜子牙脸色惊恐。  “车兵,快速向前,拦住他们。”  令旗不断挥舞。  “东夷人,闪开,快闪开!让出一条路。”  姜子牙高声呼喊,命令其他懂得东夷语言的人一起喊。  可是,四十万战俘根本不是他能够指挥的,这些人只想杀了商王,于是人群朝着殷商

最新小说: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朕真的不务正业 万历新明 大唐:长乐请自重 东周列国的故事 谍海游侠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九州烽烟记 国粹杜康酒之谜 晋血山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