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.微子启叛乱(1 / 2)

殷商,朝歌城内。  很多人一夜未眠,尽管陈薪火奖励了战死的奴隶,可是那些失去亲人的奴隶们还是悲痛万分。  人们跪在烧成灰烬的火堆旁边,哀悼亲人。  陈薪火也下达了明天的城防任务,具体到了每一段的城墙的守卫。  并且,提前把粮食分发下去,让黑驴管理。  安排完一切之后,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,回到了自己的寝宫。  “大王,您不必忧愁,您建造的城墙,就跟您的胸膛一样雄伟,姬周是攻打不进来的!”  妲己一边给陈薪火按摩,一边轻声安慰。  “美人,孤就喜欢听你说话,趁着时间还早,咱们玩个游戏。”  一旁的王后是在看不下去了。  不断的提醒明天还要打仗,小心累坏了身体,可是陈薪火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。  这是一场必赢的战争,只要自己这边不出错,谁也翻不了盘。  听到王后喋喋不休,陈薪火果断堵住了她的嘴。  第二天,清晨。  陈薪火神清气爽,在妲己和王后的服侍下,穿戴好了战袍铠甲,提着青铜剑,就登上了鹿台,眺望姬周的营地。  姬周此刻才姗姗起来,东夷战俘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嚷着吃饭。  “吃吃吃,怎么不吃死他们!”  四方诸侯现在也感觉到了粮食的压力。  虽然,东夷战俘吃的都是姬周的粮食,但吃完姬周之后呢?  他们还能自己吃,不给姬周吃?  如果真要这样,大军哗变,就在顷刻之间。  姜子牙看着一车车的粮食被煮熟,然后送进了东夷战俘的肚子里,他也十分的忧愁。  照着速度吃下去,他们姬周非要被吃垮不可。  战争,看似是战前厮杀,可是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,却大多是后方的经营。  没有强大的国力支持,胜利也只是一时的。  吃完饭之后,姜子牙立了命令攻城。  咚咚咚!  战鼓再次敲响。  “东夷的勇士们,姬周的臣民们,殷商昨日战死了五千多人,他们的兵力严重不足,只要再坚持几天,我们就可以耗光他们的兵卒。  到那个时候,高大的城墙没有人守卫,就等着我们长驱直入。  朝歌城内,都是粮食,美女,破城之日,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!”  姜子牙的话,不断调动士兵们的热情。  有人为了粮食,有人为了美人,有人为了官职。  只要攻破朝歌城,一切都会有的。  梯子被一驾驾的搬来,放到了城墙上,下方弓箭手准备完毕,时刻准备射击城墙上的殷商士兵。  大战就这样再次拉开序幕。  双方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之后,都改变了战术。  姬周对于弓箭更加的节省,不会再出现第一天那样的范围覆盖,而是精准射击。  毕竟弓箭也是需要补给的。  殷商这边,对于推到敌人的梯子更加有经验,尤其是选在什么时候推到。  尽量多摔死摔伤几个人。  大战一直从早晨打到了中午,中午休战了一個时辰,双方都需要吃饭。  其实姜子牙更喜欢不间断的攻击,让殷商疲于奔命,可是,手下的兵卒不答应,看着别人吃饭,他们饿着去拼命,东夷战俘不干。  东夷战俘不送死,四方诸侯就更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先送死,所以,双方似乎像是达成了默契一样。  等吃完饭之后,下午,长达两个时辰的攻城战,再次开启。  等到太阳落山,不用姜子牙吩咐,双方就只能休战,毕竟,古代的人没有足够的肉类摄入,大多都有夜盲症。  到了傍晚,姜子牙再次清点战损。  “相父,今天战死两万,重伤五千。”  姬旦做出了汇报。  什么?!  姜子牙脸色难看,“怎么才死这么点人。”  他们死的人少,同样的,殷商死的人也会变少,这是最起码的常识。  攻城战的战损比,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基本上维持一致。  “东夷人越怕了,死的人太多了,城底下全都是尸体,一些人就畏战不前。”  姬旦解释道。 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热情这个东西,是会非常快的衰减。  尤其是看不到希望的时候。  第一天,他们以为会用人海战术,直接平推过去。  可事实证明,朝歌的城墙不是那么好攻破的。  到了第二天,自然有聪明人,就不用那么卖力了,这样的人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。  “明天继续!”  姜子牙咬牙。  第三天,攻城战再次开启。  可是当东夷人冲到城墙下后,却闻到了一股恶臭,那是尸体逐渐发臭的气味。  在这么上头的气味下,很多人的战力下滑,尤其是爬梯子,爬到一半,突然闻到了这股味道,恶心的头晕眼花。  有人直接就从梯子上摔了下去。  “去问一问姬周,要不要休战一天,让他们清理一下尸体,城墙下的尸体太多了,会引起瘟疫的。”  陈薪火下令道。  立刻就有传令官过去传令。  城墙上,出现了一个千人队,整齐划一的喊着陈薪火的命令。  很快,这消息就传到了姜子牙的耳中。  “丞相,我们还是休战一天吧,尸体真的要解决,不然对所有人都不好。”  四方诸侯也怕。  他们都是带兵打仗的人,当然明白,这么大规模的死人,如果处理不好,就得爆发瘟病。  到时候,死的不光是的殷商的人,还有他们也会倒霉。  “好,休战一天,命令全军清理尸体,集体焚烧。”  姜子牙也没有办法,他不能跟所有人作对,毕竟他不是商王帝辛。  很快,城下的尸体内拉到了远处,一捆捆的干柴扔了上去,点燃。  浓烈的黑烟冲天而起,这大伙足足烧了一天一夜才把尸体烧干净。  三天过去了。  姜子牙心里不断盘算着,粮食消耗了多少,还能支撑多少天。  第四天,姜子牙再次下令,全军攻城。  可是,东夷人的情绪就没有那么高了。  统计战损下来,一天才战死了一万人。  这可是四面攻城,密密麻麻的人往城墙上爬啊!  第五天,战死不到一万。  第六天,战死的人不到八千。  姜子牙急了,询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  姬旦苦笑道:“东夷战俘中,有一部分是奴隶,大概占到了多一半,另外一小半是贵族和百姓。”  “奴隶还是比较听话的,只要稍微鼓动一下,他们就会拼命。”  “可

最新小说: 大唐:长乐请自重 九州烽烟记 东周列国的故事 国粹杜康酒之谜 大晋:我真不是天命之子 晋血山河 爹,天冷了加件皇袍暖暖身 万历新明 朕真的不务正业 谍海游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