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美救美(1 / 1)

随后四人便走出了安府,但并未乘坐马车,只因他们觉得坐在马车上会错过许多有趣的东西和风景,殊不知,他们在马路上行走亦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周围的路人无一不被他们的美貌惊艳到!有一个刚从外地前来游玩的男子见到如此光景,但又好奇他们的身份,便随便到一家卖糕点的摊子前打点他们:“摊主,我想问一下他们都是谁啊?怎么会有如此不凡的气质?”摊主一听震惊道:“你不知道?那你一定是外来人吧”那男子一听好奇的问道:“摊主怎么知道我是外来人?莫非是我说话还有口音?”摊主笑道:“不是公子的口音,只是在这京城中,无一人不知他们的,看见那个身着红衣,束着高马尾,笑容明媚长相妖艳活蹦乱跳的女子了吗?”那男子点了点头,摊主继续说到:“那便是开国将军安将军之嫡女,也是唯一的独苗,现安小将军名叫安宁,虽说她脾气不大好,人称京中小霸王,但为人正直善良,武艺高强,年纪轻轻便凭她一人带领将士们击退魏北两个,常战不败”男子一脸震惊道:“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量也武艺也是一位奇女子,在下佩服佩服!那另外两位女子呢?”摊主继续道:“看见那位身着金色华服,头戴金钗,长相淡漠高贵,气质庄重犹如那高贵的九天之凤的女子了吗?”男子又点了点头,摊主又道:“那是我朝以来第一个皇太女,是当今陛下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亲口立下,有勇有谋,对百姓也好。而她旁边那位身着青色衣裙头戴玉钗,长相清丽淡雅,一颦一笑尽显温柔的是咱们静安郡主,她带人最是温和善良,她会医术,她的医术可治百病,就没她医不好的人,是我们这京中大名鼎鼎的神医。”男子又指了指韩萧问道:“那这位公子哥是?”摊主耐心道:“是那个长相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手持玉扇侃侃而谈的美男子吗?”男人道:“真是”摊主道:“那是丞相之子,性子风流,是我们京城中数一数二的风流公子哥了,常去青楼,但别看他这样,他其实有很高的学问,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他只能是有过之无不及啊!他的学识不低于他爹韩丞相”男人打听完,一脸的佩服也吃惊,感叹道:“真是年少有为啊!这个国家真是人才济济啊!”

“吖,到啦!”安宁开心喊道,站在门口的老鸨早就眼尖的看见韩萧来此了。便上前一步道:“哟~什么风啊!把韩大公子和几位贵人吹来了,我这小小的青楼真是蓬荜生辉啊!请问韩公子还是老样子吗?”还不等韩萧开口,安宁抢他一步,先道:“老鸨,我要你这最好的包间,最好的酒菜,和最好的歌姬舞姬”老鸨听后,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和欣喜,但还是装作很为难地道:“安小姐,那费用是谁付啊?”安宁一脸狡猾地看向韩萧。韩萧被这么一看吓得一哆嗦。楚明昭见状连忙道:“小宁儿,你就别吓他了”随即,转头又对老鸨说:“我们到了韩大公子的地盘,当然是我们大名鼎鼎的韩大公子付钱啦”老鸨一脸开心道:“好好一定会给几位贵客最好的服侍的!”说完便喜笑颜开的准备走了,突然被韩萧叫住:“你先等等!老鸨帮我把薰儿姑娘叫过来”老鸨听后又是一脸为难,韩萧自然是看出来了道:“怎么?不行?”老鸨怕这几位大顾客走了,吓得连忙道:“公子真是来的不巧了,前不久薰儿刚被点走,要是公子再来早点就好了!”韩萧眼眸一沉,低头散漫地玩着他手中的玉扇问道:“在哪?”老鸨被问的一愣,韩萧冷冰冰问:“我说在哪个包间,本公子不想再说第二遍!”老鸨又一吓,连忙告诉韩萧在知意阁,韩萧听后一脸坏笑看着安宁:“小恐龙,跟着本公子去找个人”安宁一脸不情愿道:“不去,又没好处不去,再说了你让我去我就去啊!那我都没面子!”韩萧不急不慢道:“一个月的宵夜”安宁听后两眼发光地同意了,随后跟着韩萧去了,而楚明昭和白清依回到定的包厢中慢慢品茶欣赏音乐舞姿,只留下老鸨一人在风中凌乱(老鸨心中OST:老抱我的店呀~要被这两个小祖宗拆喽~)

安宁到了包厢门前,一脚把门踹开,只见一个长得像猪刚鬣的一名肥胖油腻男子强迫一女子,安宁见状,气急了,只见一杆红缨枪便像箭一样射了出去,伫立在男子与女子之间,那个油腻男不悦地道:“谁啊?这么不识礼数,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行凶!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韩萧扇了扇面前的灰尘,嫌弃地对那油腻男道:“这个女伎我要,而你可以走了”油腻男很不服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可是秦尚书,工部侍郎正四品呢!大胆肖儿!还不认错?”安宁冷笑道:“那你知道我是谁吗?哦对我忘记自我介绍了,我的父亲是开国将军,皇上的胞弟,我是皇上亲封的司马大将军!哦对了!还有我旁边这位是丞相之子”秦尚书听后,一阵心慌,最后在安宁的强势压倒下,在另外一个包厢里的楚明昭和白清依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惨叫声,但二人没说什么,只是相视一笑,最后还是被安宁找人扔出去了,韩萧,安宁回到包厢,安宁兴冲冲跟楚明昭和白清依讲了事件过程,安宁开心地指了指薰儿道:“诺,那边是韩无耻的红颜知己了,叫薰儿。”韩萧无奈一笑,楚明昭见薰儿还站着便微笑道:“薰儿姑娘坐吧。”只见薰儿抖了一下,韩萧见状,对楚明昭说:“你别吓着她!”楚明昭听后懵了,回想自己也没凶吧!在一旁的白清依看笑了:“我说韩萧,你这话什么意思?明昭是我们几人中性子最软的,话说明昭会凶人,我宁愿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!”说完便眼含冷意的看向薰儿,安宁在一旁看着也不乐意了:“就是刚刚还看见这姑娘不畏惧强权呢,怎么现在就怕明昭姐姐一句话了?怎么这凳子上有钉子吗?”说完便坐了上去,韩萧自知吵不过,便转头吩咐薰儿下去换件衣服。

天色不早了,几人稍有些许醉意便回了各自府中,与此同时将军府就显得安静多了!

最新小说: 没有未来的以后 乌青雨 废王逆袭,邪王追妻路漫漫 嫡女是朵黑莲花,重生改嫁嘎嘎杀 强嫁的权臣捂不热,重生后我不追了 穿越后,恶毒娇妻带崽种田王炸翻盘 在提瓦特成为人气角色指南 都穿越了还不打下一块大大的疆土 总有人说我不太正常 HP:雨幕降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