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求你带我走(1 / 2)

苏落雪并没有回应方烈,而是起身下车。

她戴着口罩,一副宽大的黑超墨镜几乎将大半张脸都遮住了。

方烈并没有跟上去,而是安静的坐在车里。

透过车窗玻璃,注视着苏落雪的一举一动。

她毕竟是国民女神,一旦被人认出来,免不得要引发巨大的骚乱。

她不让保镖跟着,方烈也没有勉强,只是远远看着,一旦情况不对,就立刻冲过去。

与此同时,苏落雪走到咖啡店的门口,正准备推门进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稚嫩的哭声。

她下意识的回头,就看到不远处的树荫里,一个穿着白纱裙的小女孩摔倒了。

她正趴在地上,哭的好不伤心。

苏落雪生性清冷,这会儿又急着去见姜乔,所以并没有在意。

就在她推开门的时候,隐约一道熟悉的声线传来:“这样都能摔倒?小笨蛋。”

这个声音——如同一道惊雷,炸得苏落雪脑袋嗡的一响。

心脏,狂跳不止。

呼吸,顿挫。

她猛然回头。

只见在昏暗的阴影里,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正缓缓半蹲下去,动作温柔的将小姑娘扶了起来。

男人低着头,轻轻替小姑娘拭去眼角的泪水,“哭就不漂亮了哦。”

哭就不漂亮了哦!

这句话,更是直击苏落雪的心脏。

经年之前,在她哭的时候,男人也会一边说着这话,一边温柔的替她拭去眼泪。

世界上,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。

苏落雪脑袋一片空白,忍不住的呼吸急促,目光死死的定在那个人的身上。

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突然缓缓抬眸。

那张脸隐没在暗处,看不太清楚。

但那双的桃花眼,是黑夜都无法遮掩的通透和妖冶。

带着三分凉薄,七分寒意。

是她多少个午夜梦回时,以泪洗面的回忆。

“阿沉……”

苏落雪呢喃了一句,双腿不受控制的朝着男人那边走了过去。

男人缓缓站起。

高大挺拔的身姿,散发着巨大的压迫感。

犹如神祇降世,威严不可侵犯。

苏落雪的脚步越来越快,最后跑了起来。

她不停的呢喃着,泪水喷薄而出,“阿沉,是你么?”

坐在车上的方烈看到这一幕,瞬间变脸。

他一把拽开车门,冲了下去。

只见他一个手势,从后面的一辆越野车上就下来了五六个黑衣保镖,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苏落雪那边而去。

“阿沉,阿沉!”

苏落雪因为太激动,脚下被绊了一下。

她踉跄了两步。

突然,旁边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将她一把搀住。

她抬头,就看到方烈正一脸担忧的站在她身侧,“小雪,你没事吧?”

苏落雪想要甩开他的手,“阿沉——”

可当她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,树下空无一人。

那个摔倒的小姑娘不见了,那个男人也不见了。

几个保镖匆匆赶来,跟方烈打招呼,“方少。”

苏落雪冲到树下,情绪彻底崩溃了,“阿沉,阿沉,是你吗?”

阿沉?

方烈听到这个称呼,脸色陡然一变。

他大手一挥,那几个保镖立刻会意四散开去,开始搜索起来。

不过很快,他们又折返了回来,冲着方烈摇摇头。

方烈冰封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许,他几步走到了苏落雪的身边,“小雪,姜沉三年前就已经掉下悬崖摔死了。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?”

可,苏落雪仿佛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声音。

她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了几步,地面上明明还有小姑娘摔倒时候留下的痕迹,怎么可能是幻觉呢?

她跌坐在了地上,“阿沉,你出来见我!这些年,你连我的梦里都未曾出现过,你一定是恨死了我吧?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不带我走!阿沉——”

看着跌坐在地上,丝毫不顾及形象的苏落雪,方烈不震惊是不可能的。

这三年,这个女人跟在他身边,冷若冰霜,从不泄露半分感情。

除了拍戏之外,方烈根本就看不到她任何情绪的波动。

而现在……

方烈这才知道,她不是没有情绪,而是能够波动她情绪的人,就只有姜沉一个罢了。

多年压抑的感情,在这一瞬间如同决堤洪水,倾泻而出。

“阿沉!我去找你好不好,你等我!”

苏落雪呢喃了一句,趁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爬起来,朝着人群那边跑了出去。

“小雪!”方烈脸色一变,立刻追了上去。

刚才因为哭的太厉害,苏落雪脸上的墨镜和口罩都掉下来了。

这会儿她跑出去,一定会被人认出来。

到时候必定是引发巨大骚乱!

“阿沉,阿沉,我知道刚刚是你,你为什么不愿意出来见我一面?”

“阿沉,求你出来见我一面!”

“求求你,带我走!”

苏落雪像是魔怔了一般,跌跌撞撞的在人群里一路狂奔,歇斯底里的大喊,好几次撞到人也没有察觉。

“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啊?怎

最新小说: 闪婚后,我一胎三宝乐疯豪门婆家 快穿之钓系美人娇宠日常 被挖心重生后,全能驭兽师虐哭九州 梦幻西游:重生后挖宝致富 黄油女主互助群 穿书七零,病弱美人发家致富忙 被逼退婚?我转身嫁最猛糙汉军官 梦幻西游:我的神兽居然成真了 诱人!纤腰红唇,大佬们为她痴迷 再捡男人我是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