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得徐庶(1 / 2)

听到这动静,潘凤却是连眼睛都没睁,还是躺在貂蝉的腿上。

“外头那位将军到底是何人物?有人侵袭,还能让长林如此淡定?”

徐庶看到潘凤完全没要动的意思,很是好奇。

“先生不必怕,莫说是几个山贼,就算是曹操追兵将至,有此人在,亦不足为惧。”

潘凤回答道。

“奉先,交予你了。”

车外李儒说了一句,撩开车帘坐了进来,进来之后,先朝着潘凤行了礼,而后又朝着徐庶行了一礼,徐庶赶紧回礼,而后大惊道:

“方才阁下唤外头那将为奉先?难不成,他就是传闻已被曹操斩首的吕布吕奉先?”

李儒笑了笑:

“先生大才,不错,的确是吕奉先。”

“可是,当时白门楼前,不是曹操亲自下令让人斩首的……”

徐庶更惊讶了,他转头看向潘凤:

“阁下到底是何种人物?为何能在曹操的眼皮子底下救出必死之人?还有,你是如何得知徐某走马荐诸葛的?虽然你也刘皇叔的确有些交情,可这么短的时间内,还在曹操的眼皮子底下,你是不可能得到那个消息的。”

对于潘凤,徐庶是越来越感到惊讶跟好奇了,他好像知道好多事情,而那些事情,在他看来哪怕潘凤有通天的人脉,也不可能在那个时间段知道的。

“主公知道很多事情,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徐先生解释,总之,我想,只要跟着主公,就应该可以在这乱世之中,谋得一条传世之道。”

“传世之道?”

徐庶没懂。李儒笑了笑,问了一个潘凤曾经问过他的问题:

“先生可否想过,名留青史?”

这句话实在是,太有杀伤力了。特别是对徐庶跟李儒这样的人有大才的文人来说。

名留青史,是每个读书人最大的宏愿,历史上,为了这一点,多少人从容赴死,只为自己能在那青史之上留下那小小的一笔,哪怕只有一个标点,对他们来说已然足够。

徐庶有些不敢相信,转头看向潘凤:

“你果有这样的本事?”

“还记得我走之前,留给曹操的那封信吗?”

潘凤睁开了眼。

“记得,里头写了什么?”

“写了一件大事,我让曹操放弃益州而转攻辽东,因为袁绍的两个儿子都在那里,我跟他陈情利害,让他先定辽东之后再取荆、益两州之地。”

潘凤说着坐了起来:

“如此一来,益州之围便解了。”

说到这里,潘凤看向李儒:

“军师,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,你是如何说服刘璋的?刘璋性格懦弱,如何敢如此大胆的行事?”

“很简单,我骂了他。”

“骂了他?”

潘凤更不明白了。

“刘璋乃西汉鲁恭王刘馀之后,刘焉之子,汉室宗亲,如今曹操为祸朝纲,他却苟居益州而不思报效,我以此为据,立于刘府前破口大骂,百姓皆惊,而后刘璋将我请入,我非但不惧,骂的更加难听,刘璋以为我忠义之士,没有责罚,还赏了我不少银钱,之后便向曹操宣战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潘凤想过无数理由,可是这样的理由,他还真就没有想到。

李儒还真就是李儒,这种法子,也只有他能这么干了吧。

“如今曹操欲退兵,刘璋如之奈何?”

徐庶问李儒。

“他也会退兵的,他真敢叫嚣曹操与之为敌吗?不会的,他只是做给百姓看的,如今曹操自己退去,对他来说自然是最好的结局,回去对百姓也有交代。”

李儒倒是对刘璋看的很透。

没一会儿,外头的打斗之声停止了。

“回主公,已全部解决了。”

吕布的声音,这让潘凤一愣,他还是第一次听吕布叫自己主公。

“奉先不必多礼,你与我乃是兄弟之谊,我可当不得主公二字。”

潘凤这么说,自然不是因为自己跟吕布当真这么好,而是,他怕啊,他怕给吕布当主公,因为从最早的丁原到后面的几位,给吕布当主公的没一个好结果,这个霉头他可不敢触。

虽说兖州并没有按历史上说的刘岱被黄巾军杀了,但刘岱没过多久军中哗变,他还是死了,而后曹操命曹洪接手了兖州,也算是顺应了历史了。

“末将明白!”

吕布回应了一句。

潘凤看向灵雎:

“还未见过你父亲吧?要见见吗?”

吕布并不在城内,只带着人在城外接应,所以灵雎并没有见过吕布。

灵雎一手挽着貂蝉,摇了摇头:

“不用,待安全之后再见不迟。”

这小丫头经历了这么多,如今已然不是刚来之前那个会哭鼻子的小姑娘了。

“嗯,行!奉先,走吧。”

潘凤说了完,坐好,看向徐庶,拱手道:

“凤这一生,如履薄冰,从来不知何时才能走到对岸,直到有一天,我见到了仲坚,我相信,他就是我走到对岸的船桨,但船桨一般都是两支的,所以,我想问徐先生,是否愿意成为,潘凤的另一支船桨。”

徐庶愣了一下,按他的理想,他还是希望自己跟着刘备的,毕竟那是汉室宗亲,有皇叔之外,更有仁德在世,而这个潘凤,外头传的最多的,好像是他打败吕布,得青州,复又被吕布夺青州的事情,对一个有如此大才的人来说,该选谁一目了然。

最新小说: 闪婚后,我一胎三宝乐疯豪门婆家 快穿之钓系美人娇宠日常 被挖心重生后,全能驭兽师虐哭九州 梦幻西游:重生后挖宝致富 黄油女主互助群 穿书七零,病弱美人发家致富忙 被逼退婚?我转身嫁最猛糙汉军官 梦幻西游:我的神兽居然成真了 诱人!纤腰红唇,大佬们为她痴迷 再捡男人我是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