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记忆重现(1 / 2)

阎克被人从后面抱住,刚抬起手就听到后面的人带着哽咽的声音:“不要推开我了好不好。”

抬起的手落下放在抱住他的手上面,“为什么?”

王念苦笑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他就是想看阎克笑,想陪在他身边,想每天都可以看见他,最开始他与其他人一样,虽然不讨厌但是也不喜这个总是呆愣愣不知该做什么的人,就那样毫不掩饰的看着他们聊天玩闹,眼里除了羡慕还有不解与迷惑。

他知道这个人在学习社交,尽管每次耳朵通红他也会尽量的跟人交流,交流成功他脸上就带着意外与惊喜,不成功他就会咬住下嘴唇默默低头,他好奇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人不懂得如何与人交流,他有的时候真的挺气这个想要与人接触却又抗拒的人,他还记得第一次他送这个人东西时他很意外,然后皱着眉漏出不理解的神情,如果不是因为性格原因他一定会问为什么,但是他说,“我不用。”

阎克是一个努力又认真的人,努力的生活,认真的画画,他的世界很简单,那就是观察世界并把它们画下来,这样一个纯粹的人让王念心动,让王念心疼,他发现阎克布满伤痕的身体,他才知道他并不是像他看起来那样美好,他有一个能伴随他一生的过去,他想不要再让这个人受到伤害,不要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个糟糕混乱的世界。

“我这辈子都喜欢你,不论你愿不愿意接受我,我会一直守护你,就当…是你的骑士。”

“别这样。”

“好,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,但是我心里会一直这么想。”

阎克低头不语,王念把下巴放在他的肩头,“你很甜。”

甜?阎克来不及问他只听他继续说到:“你身上很香,甜甜的香草味。”

拳头与肉的摩擦声从耳后传来,阎克回头去瞧,果奜嬴这一拳打的不轻,鼻血顺着王念的鼻子徐徐流下,阎克上前去拉架被果奜嬴一把推开,后脑撞在路灯上发出闷响,俩人停止掐架都上前查看,“没事吧。”

“阿阎!没事吧。”

阎克摇摇头大脑一片空白,“这是哪?我怎么在这?”

“走,去医院。”果奜嬴拉着他就走,王念想跟上,果奜嬴对着跑过来拉架的蒋晨说:“管好你男人,别让他惦记别人的人。”

上了车阎克靠在车窗向外看,“冰激凌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们买两个冰激凌。”

果奜嬴皱眉看着一脸期待眼睛亮晶晶的阎克,这是他们吵架后阎克从来没露出过的表情,“好,等我们去医院回来就买。”

“哦。”

垂头丧气的阎克是他不想看见的于是说到:“等我两分钟,你想吃什么味道的?”

“香…草?”阎克扶着额头躺在椅背上,好晕。

等果奜嬴回来时阎克已经睡着了,恬静的睡颜让他安心,他不可以被抢走,谁都不行。

“轻微脑震荡导致短暂性失忆,休息一下就好了,一般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恢复,回去多注意休息,避免二次受伤。”

“好,谢谢医生。”

“怎么样?还难受吗?”

阎克看着医院的走廊莫名觉得熟悉,“好像想起一些事。”

“什么事。”

阎克揉着头,记忆如琴弦波动慢慢响起,时光倒回。

没有人注意到他,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在医院走廊吵闹的众人。

“抓起来了又怎样?我闺女能活过来吗?”

“你还想怎样?要我儿子给那婊子偿命?”

两方人都打了起来被医生给呵止:“你们商量一下,需要去个人每天照顾孩子,我们可以给他安排心理辅导。”

“哪里来的野种都不知道,他可不是我家的,别赖上我们,话带到了,道歉也道完了,我们走了。”

“怎么说也是小怡的孩子。”

“咱家没钱,就你跟我这两把老骨头能养他几天。”

“要不送……”

“谁要啊,唉,再说吧,带着个累赘,他一点也不像那小子也不像小怡,是不是当初抱错了?”

“抱什么错,她在家生的。”

“唉,造孽啊,走吧,回家。”

“谁看着他啊?”

“别管了。”

阎克打开门一瘸一拐的拖着受伤的腿跟在他们后面走了几步,然后停住了。

他妈妈呢?

走出医院的大门暖风吹的人回过神,柳树轻轻摇动,青黄色的嫩芽从枝条上长出,阎克伸手去摸它们,他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,他怎么才想起来,他为什么要忘,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。

胆小鬼!

“阿阎!”果奜嬴震惊的看着阎克,暖风吹起他的刘海,他回头笑道:“谢谢你。”

消毒水的味道要适应两天,半夜的咳嗽声要适应五天,医院里的惨叫与嚎叫声要适应半个月,后背与腿上的痒痛要适应一个月,白墙白被子白大褂,都是白的,他喜欢白色。

“阿阎…你没事吧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是啊,真好。”

引擎缓缓发动,阎克靠在窗边看着窗外景色向后闪过然后消失,天也是这样一下一下彻底变黑的。

“都化了,我在出去重新买吧。”

“不用,还好没全化。”阎克拉着果奜嬴坐下用勺子舀了一口冰激凌送到他嘴边,“一起吃。”

嘴里的甜蜜滋味还没消散,一个清淡的不带

最新小说: 镇国神婿 楚总,太太又去相亲了 离婚后,战神前妻跪求原谅 新婚夜,给植物人老公跳大神 离婚后,叶总日日跪求复婚 下山后,我医镇四海 闪婚老公是隐藏首富江宁 至尊医王 重生拐走软萌校花 天尊下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