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书院 > 游戏竞技 > 佛和鬼 > 第2章 被迫附身皇子殿下

第2章 被迫附身皇子殿下(1 / 1)

我看着床前的层层帷幕,所有事情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。

我是一名无用的流浪作家,可能遇上了穿越,这并不符合爱因斯坦穿越时空原理,我更趋向于这里仍然是我的梦境,我可能得了睡瘫症。

看着这瘦弱虚白的胳膊,我苦笑了一下,真的是梦吗?

那冰凉的触感和血液流失的感觉。

我期待着拨云见日,可脑海中越来越多的雾团聚集在一起,我就站在迷雾中央,看不清自己的路。

我掀开床前的层层帷幕,赤脚站在温润冰凉的玉石上,白色繁琐的长袍拖地迤逦。

我打量着这个繁华之所,我缓缓走向屋子角落里的镜子,上面模糊倒影出我的面容,这张脸我在梦里已经看过了无数遍,精致,高贵,宛如神明。

长着和我这个流浪作家一样的脸,可气质却截然不同。

我叹了口气,这就是阶级局限性吧,只要我在这个阶级,一辈子就注定失败。

我走近了两步,似乎隐隐约约看到我的额头上有一串伽文,我想看清晰。

下一刻我就发现了一件更惊悚的事情,我往前走,可镜子里的人的面容并没有变大,他的口型是“救——救——我——”

艾玛,这不和鬼片里的怨鬼一样吗?!

按照这个剧情发展,下一秒他就要站在我的身后,然后将我夺舍了。

可是,现在的场景更像是我夺了他的舍好不好。

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,我真的不想再思考了,我直接坐在地上,朝镜子里的人扬了扬下巴。

“说吧,你想我怎么救?”

他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“我的魂魄被困在了这里,这座宫殿里。”

“所以我该怎么把你放出去?”

他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我想了想,魂魄嘛,一般被困在这里肯定是用了什么邪阵,找到邪阵破了它,一切都好说。

我站起身拍了拍屁股,“成,交给小爷我吧。”

“沈鹤唳——”

我扭头看了看镜子里的他,“怎么了吗?”

“我想知道,我的国家为何灭亡。”

“灭亡?”我挑了挑眉,看着屋内华美的装饰,灭亡了吗?

他轻轻点了下自己额心,所有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朝我涌来。

我叫沈鹤唳,是西国的大皇子。

西国之前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,只能依附于庞大的国家在夹缝中生存。

直到我们的某一代国君和神女做了交换,没有人知道交换的内容,只是神女确实显灵了。

我们的寿命被延长,身体内出现了一种叫“离”的经络。

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,可又说不出是什么变化,我们学习各种离术,驱使各种鬼魅为我们所用。

同时承包战争外租业务,一时间,我们不再是水上的浮萍飘零度日,我们将根深深扎入地下和各个国家相连。

脑海闪了两下强光,随后戛然而止。

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子,眼前仍然一片漆黑,我幽幽的看向镜子里的他。

“你脑子坏掉了吗?”

他也同样疑惑的看向我,“我好像,没有记忆了。”

“艹了!”我好像看傻逼一样看向他,“万一人家发现我是假冒的!!别说帮你救魂魄,就是我也得魂飞魄散啊啊!”

镜子泛起点点波澜,又平静如初,镜子里是我呲牙咧嘴的模样。

我看向天空:“所以他是?遁了吗?”

我敲了敲镜子,“大皇子?大皇子你在吗大皇子?”

镜子里没有任何声响,我一边拿着镜子,一边打量着屋子里的精美器具。

“大——皇——子——殿——下,既然你不出来的话,那我就——”

“啪!”一个花瓶应声落地。

我摸了摸下巴,揣度着墙上的画,“一定很贵吧。”

“撕拉——”

我拍了拍手。

镜子里传来隐忍的声音,“沈鹤唳!!你有完没完!”

我勾唇笑了笑,果然啊,不管是哪个时间和空间的我,都爱财如命。

“说说正事,我想看完整的记忆。这么点儿信息,我是侦探吗?!开局一张脑,其他全靠猜?”

“其实……真的不是我不给你,我被关的时间太久了,连我是怎么死的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国家灭亡,肯定是战死的呗。”

“不是。”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“我不记得了,但我肯定不是战死的。”

“毒死摔死噎死吊死被人打死,你选一种,我一会儿死一下。”

他瞬间欲哭无泪了,“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单纯好骗的,啊呸,老实敦厚的,我的精力有限,可能要休眠一段时间,你加油找我的灵魂哈。”

“干找啊?”

“三十三天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铜花古镜闪了两下,又湮于寂静。

得,这下真喊不醒了,我伸了个懒腰,“纵使妖魔鬼怪来,不惧千刃万剑斩呐。”

我打开了房门,看着刺眼的阳关眯了眯眼睛,“三十三天,是第三十三天吗?”

我摩挲着下巴,在现实生活中我不过是一个流浪作家,为什么会选择我呢?况且他既然有能力让我附身在他身上,为什么不亲自找到自己的灵魂呢?

不过既然来到了我的主场,那就该由我来执笔改写命运了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之神奇宝贝世界 战神归来,反派没良心? 四合院之大城小爱 穿越古代,废物皇子竟然无敌 时空商途:陆天明的宋代崛起 惊悚侵入现实?反正不死我怕啥 射雕杨康【蓉儿不要骚扰我】 葬尸笔记 穿越魔兽之我是古神 四合院:看我收拾秦淮茹,包爽的